1. <i id='1rpys'></i>
      <fieldset id='1rpys'></fieldset>

      <code id='1rpys'><strong id='1rpy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dl id='1rpys'></dl>
    2. <tr id='1rpys'><strong id='1rpys'></strong><small id='1rpys'></small><button id='1rpys'></button><li id='1rpys'><noscript id='1rpys'><big id='1rpys'></big><dt id='1rpy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rpys'><table id='1rpys'><blockquote id='1rpys'><tbody id='1rpy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rpys'></u><kbd id='1rpys'><kbd id='1rpys'></kbd></kbd>
    3. <i id='1rpys'><div id='1rpys'><ins id='1rpys'></ins></div></i>
    4. <ins id='1rpys'></ins>

      <acronym id='1rpys'><em id='1rpys'></em><td id='1rpys'><div id='1rpy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rpys'><big id='1rpys'><big id='1rpys'></big><legend id='1rpy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span id='1rpys'></span>

        1. 即將而立之年的“流量四子”,轉型有多難?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44
          • 来源:av网站免费线看_av网站在线观看_av无码波多野结衣在线看

          本文由娛樂(niuhzan.com)整理發佈

          文 | Windows7

          就在剛過去的四月下旬,關曉彤不僅送上生日祝福,順勢又喂瞭大眾一把“狗糧”,還趁機為男友鹿晗吆喝宣傳瞭新歌。鹿晗曾屬於韓國男團EXO,還記得EXO剛面世的時候,那是妥妥地全鮮肉陣容。這次在女友,以及前團同為“天朝四子”的吳亦凡、黃子韜的祝福聲中,我們口中的那個“小鮮肉”鹿晗,也度過瞭29歲的生日。

          老話講三十而立,成傢立業。半條腿邁入三十大關的鹿晗有瞭穩定的女友,也算是成傢的曙光在望。可是在立業這方面,我卻直觀地看到瞭他作為“四大流量”的瓶頸。不隻是鹿晗,還有他曾經在EXO的幾位中國夥伴們,一樣都面臨著轉型難的問題。

          知“四大流量”,卻不識“初代流量”

          提到“四大流量”,就必須要提一嘴“初代流量”瞭。流量的興起與互聯網的全面普及有著共進退的關系。而“四大流量”又是依托於微博的發展得以相輔相成,從而被大眾得以界定。

          公眾對“初代流量”的代表人物眾說紛紜,有人說是鹿晗、吳亦凡、李易峰等人,還有人說是唐國強老師,也有人說是韓庚。但我認為,較為妥帖的“初代流量”的代表人物,應該是韓庚。

          網絡於2005年左右在國內開始普及,與此同時,韓國首個跨國男子組合SUPER JUNIOR出道,裡面有著一位中國成員,名叫韓庚。

          2009年之時,韓庚從SUPER JUNIOR裡退團,回到中國繼續進行演藝事業,他也因在男團組合內打下的堅實基礎,從而在中國有著居高不下的人氣。也是在2009年,微博依托著網絡全面的普及得以誕生。而微博創造的全民參與的大數據流量時代,直接使韓庚作為“初代流量”,打開瞭“流量偶像”的大門。

          韓流的席卷從未停歇,直到2012年EXO的誕生,更是掀起瞭一個更高的高度。EXO是一個12人的男子組合,其中非韓裔就占瞭4位。而且EXO 有著相當大的野心,在保留12人的完整團體的同時,還分為瞭兩個特別活動的小組EXO-K和EXO-M,分別專攻韓國市場和中國市場。

          我們來主要說一說專攻於中國市場的EXO-M。EXO-M中包含瞭四位中國成員和二位韓國成員,而這四位中國成員分別為吳亦凡、鹿晗、黃子韜和張藝興。也是從EXO-M進攻中國市場開始,我們所熟悉的“小鮮肉”一詞,就伴隨著成熟的“流量”運作而附屬誕生。其中的幾位成員,也是公認位列“四大流量”之中。

          目前除瞭張藝興之外,吳亦凡、鹿晗和黃子韜已紛紛退出EXO。他們建立瞭各自的獨立工作室,並憑借著在前團內已打下的基礎和知名度,在國內開啟瞭新發展征程。

          而單獨活動的這四位,就作為“鮮肉流量”,獲得瞭“天朝四子”的霸氣稱謂。

          “流量偶像”踏上坎坷的轉型之路

          鹿晗的轉型之路實屬不容易,由於清秀的容貌,他被嚴重地“標簽化”,甚至因為臉蛋備受網暴攻擊。很多路人形容他,都是“娘”、“漂亮”之類的,縱使他像個爺們兒一樣很“剛”的公佈戀情,擔起責任,直面粉絲流失的必然後果,可是那些聲音依舊有增無減,“娘”的標簽依舊緊緊粘在他身上。

          於是鹿晗不再演繹青春偶像類作品,去參演張藝謀的《長城》,在裡面蓄起瞭胡子,飾演一位浴血打仗的士兵。隻可惜《長城》過後,即使塑造瞭“硬”的形象,可是“娘”的標簽仍舊像狗皮膏藥一樣粘在他身上。而且因為演繹完全區別於其本身的這個“硬”角色,還無形中暴露瞭他更多的演技短板,這就讓本身演技就薄弱的鹿晗,轉型難上加難。

          吳亦凡有不少電影作品,但演技備一直備受群嘲,這就讓他意識到僅僅依靠外貌,觀眾不僅不一定買賬,反而還會使真正的影視愛好者們“路”轉“黑”。於是他開始采取迂回策略,趁著“新流量”與B站的風波,先做一碗《大碗寬面》,爭取“黑”轉“路”或是“路”轉“粉”,再在表演方面循序漸進,潛移默化地再回到影視觀眾的視野。

          正如他的微博認證所寫“歌手吳亦凡。其實我是一個演員。”近日網友新放出瞭一張路透,說吳亦凡在做流行音樂之餘,還去參演瞭電視劇版的《建軍大業》,可見他仍然堅持著轉型之路,想要創造與影視觀眾的新一次火花。

          黃子韜最近是“鄭柏旭”,他也因《夜空中最閃亮的星》又刷瞭一波存在感。但是說實話,他此番飾演的鄭柏旭之所以受到好評,還是因為他本人和角色的契合度相當高,“鄭柏旭”簡直就是為黃子韜量身定制的角色,所以他幾乎不用演技就足以擔當角色。反觀之前與他本人差異較大,且需要演技來塑造的角色,全都是反響平平淡淡。

          如今的黃子韜有瞭自己的娛樂公司,著手培養著公司裡的新藝人,還出品瞭《夜空中最閃亮的星》,所以他目前的轉型之果,有些像兼任瞭演員和歌手之職的公司老板。可見黃子韜在進行轉型發展的時候,還為自己準備瞭一個BOSS之職留作後備。

          張藝興一直是乖乖仔、四好青年的人設。除瞭中韓兩頭抓,同時進行著個人音樂及EXO的事業之外,他還不斷地接戲,可見也是在尋求轉型。

          之前的電影《一出好戲》,真的讓觀眾看到瞭張藝興的些許演技,可是再到電視劇《求婚大作戰》、《黃金瞳》等等,就又是在“尬演”瞭。我想,可能是由於《一出好戲》的導演是黃渤,黃渤首先是位演員,再者才是一位導演,所以他肯定會用自己演員的心得和思維,引導著張藝興演戲,所以張藝興目前除瞭《一出好戲》之外,並沒有什麼受肯定的表演作品。

          可見“天朝四子”的這幾位奔三青年,皆是轉型路漫漫,坎坷又艱難。

          “流量”隻有轉型才可能獲一線生機?

          他們作為“流量偶像”,轉型屢遭瓶頸,為何仍要走這條坎坷又艱難的轉型之路?因為他們面對超強競爭,亦是無從選擇。

          我們淺從四點來分析一下轉型的必要性吧!

          第一點,粉絲因素。“天朝四子”的粉絲們和也是同她們的愛豆一齊年齡漸長的,追星的精力會被自己的生活和工作逐步瓦解,她們會逐漸脫粉,不會再像從前那樣“死忠”地為一個遙不可及的“流量偶像”打榜支持。而最新轉化為粉絲群體的年輕人,又會喜歡上更新、更年輕、更有熱度的“新偶像”,那作為“流量”的他們,既然沒有瞭眾多的粉絲基礎,那何談還是“流量偶像”呢?

          第二點,年齡因素。被稱為“天朝四子”的他們,也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變為“天朝四叔”,帥氣也會被時光帶走,不復當年靚。而作為“流量偶像”,年齡和年輕的皮囊是吸引人的必要條件,而追星行當都是年輕人群的天下,她們大多也都是喜新厭舊,喜少厭老,特別外貌協會的。

          第三點,後輩因素。隨著零零後TFBOYS及NINE PERCENT等“新流量”的迅速崛起,“初代流量”們的資源以及粉絲群體都逐漸被瓜分。加上近幾年造星綜藝的火爆,讓新人如雨後春筍般層出不窮。娛樂圈的資源就這麼多,每個人都想前來分一杯羹,所以競爭格外激烈。而四舍五入已邁入三十大關的“初代流量”,其實競爭力已不如“新偶像”們,可以說已經是步入瞭“後流量偶像”的階段。

          第四點,市場因素。“流量偶像”的市場的門檻就是年輕、好看、青春氣息濃鬱,所以說這個市場會源源不斷地需要新鮮“血液”加入。圈子就這麼大,一部分“新流量”進來,就意味著一部分“舊流量”要淘汰,所以轉型是必須要走的一條路。“天朝四子”的“流量”之路,其實已經即將看到盡頭,若不想被娛樂圈淘汰,就要尋求轉型。

          所以大齡“流量”隻有轉型才可能獲一線生機,他們已經過瞭用外在競爭的階段,邁入瞭拼能力和實力的新階段,隻有憑借真正的作品才得以立足。

          隨著年齡增長,他們在“流量偶像”的道路上會逐漸喪失競爭力。結婚生子也將是“流量”之路的重要障礙,這個問題對他們而言,直接會影響到粉絲的支持率,從而動搖他們的“流量”地位,於是他們開始紛紛轉型演員,意識到要憑借真正的作品立足。

          當今“流量”暫敗,香港老牌“流量”卻成功

          當下的“流量”們有能力和實力嗎?那必定有的,但這指的是他們正盛年,剛出道的時候。如若他們實力雞肋,那不可能會通過韓國嚴苛的練習生制度,更不可能成功在韓國出道。可是他們當時被捧的太高,並未居安思危不斷學習,隻知道盡可能地趁著勢頭大肆掙錢爭譽。

          反觀香港曾經的“四大天王”,咱們就以年輕時是白面小生,形象帥氣的郭富城為例。他也是以勁歌熱舞出道,和“天朝四子”一樣,學歷都不夠高,也非表演科班出身,可是他卻有主動學習的意識。

          要知道,郭富城在當時也是屬於“流量偶像”級別的藝人。雖說身為“流量偶像”,但他當時義無反顧地讓自己從所謂的“神壇”上下來,去瞭解生活和周遭,去觀察學習,去揣摩思考,所以他即使沒有科班的演技,可是他卻有著體驗派的心得知識。因此他當時演《最愛》的時候,去飾演一個既復雜多面,又具有成長性的鄉土村民的時候,才能刻畫演繹的那麼自然,那麼動人。

          香港的“四大天王”都是在當紅之時,仍努力學習,有遠見,又戒驕戒躁的人,所以在如今,他們才會轉型成功,口碑、名聲依舊,不僅未出現“傷仲永”的情況,而且依舊身處“大佬”之位。

          “傷仲永”的故事大傢都知道,其實“天朝四子”就是仲永。縱使有一身天資,也需要後天去保持學習,這樣才能不落人後。隻可惜他們在風頭正盛之時,不知道該如何分配學習和工作的比重,被乘勝追擊的名利欲望所左右,沒有足夠的遠見,以至於如今年齡漸長後,可持續的能力不足,劣勢開始顯現。

          有道是“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無涯”。希望“天朝四子”的這幾位,趁著如今人氣尚存,抓緊努力,爭取進階,找準方向,這樣演藝之路才會更遠、更長久。

          前車之鑒後車之師,正當道的“新流量”們更是需要不斷地學習,不斷地完備自己,畢竟技多不壓身,不要被短期的名利所迷惑,要始終保持競爭意識為好。隻有習得把握不同年齡段機遇的能力,才可能順利完成後“流量偶像”時期的轉型,從而讓自己的職業生涯具有長遠性和更多的選擇性。

          “流量偶像”的轉型不難,難的是保持遠見,壓抑住年輕浮躁的內心,要始終低調且不斷地學習。轉型也是一種機遇,要相信那句老話,“機遇永遠是留給有準備的人”。